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動作武俠首頁動作武俠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簡介紫金山對於南京而言,不僅是地理概念的一座山,還承載著南京這座城市的歷史、文明、文化、藝術,是南京的圖騰象徵與精神支柱,是流淌在南京人身上的血液

莫愁雜誌一年多少錢

紀太年教授,1966年生,江蘇響水人。畢業於南京大學中文系。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。現為《大家叢書》主編,身兼作家、詩人、美術評論家、藝術市場研究專家、藝術推廣人、畫家等數職。其作品清新、雅緻、明麗、有靜氣、文氣,評論家稱其為“輕工筆”,受到眾多藏家投資者青睞。吳冠中、喻繼高、言恭達等大家對其作品屢有褒獎。著有《多少墨香》《哪些字畫最賺錢》《借你一雙慧眼》《藝術品經紀人》《藝術市場30個為什麼》《畫事閒侃》《徐培晨傳》《何家英傳》《喻繼高傳》《李魁正傳》等47部,500萬字,主編220部,著作等身。曾在《美術》《國畫家》《藝術市場》《書畫世界》等專業核心期刊發表數十篇論文。在《文藝報》《中國文化報》《南京日報》等報刊開設藝術評論和藝術市場研究專欄。擔任中外多所高校兼職、客座教授、碩導、博導。策劃出版過多部有影響的畫冊。曾為喻繼高、吳冠中、陳逸飛等藝術家畫集作序。主持過多場藝術品展覽,數次應邀在耶魯大學、哥倫比亞大學、南京大學等處舉辦講座。在浙江、山東、寧夏、江蘇等地舉辦藝術品投資講座300餘場,擔任20餘家機構的藝術品投資顧問。被媒體譽為“藝術品投資的風向標和規劃師”。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紀太年教授

偷得城市之靈

兼有多重身份的紀太年,每年被媒體採訪多達上百次,是二十一家藝術品投資機構的顧問,多所大學的客座教授,去年一年創作六十萬字作品,開講座六十多場。剛進入藝術品領域的時候,他最大的秘訣是“出手快”,其他人寫一篇文章的時間,他能完成幾篇作品,“文章像蒼蠅一樣飛向各大報刊”。

一切源於平時積累,而在南京大學求學之時,他最擅長做的事是“偷師”,常找機會跟南大的老教授們聊天。比如化學家戴安邦先生,紀太年高中時參加江蘇省夏令營跟他有過交集,後來兩人交往逐漸加深。冬天紀太年常見戴先生坐在藤椅上悠閒曬太陽,他跑過去打招呼,戴先生慢條斯理問他,最近讀了什麼書,兩人不知不覺清談,不覺朔風凜冽。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白居易代鶴詩意120cm-245cm2021年

一個偶然機會,他結識了南京博物館鑑定專家蕭平,工作之餘經常下午去拜訪他。蕭平那裡高朋滿座,跟聽熱鬧的人不同,紀太年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憑記憶把蕭平白天所講的東西全部記錄下來。他也曾去拜訪吳冠中,和吳老師交流一天,辭別後小跑著回賓館,翻箱倒篋找紙筆,埋頭記錄今天的聊天內容,與記憶賽跑,與陳逸飛、何家英交往亦是如此。

同樣,住在南京,他最擅長的是偷得城市的靈氣,將永珍之靈收納為自己的底蘊。夏日他常在紫金山的綠蔭下漫步,城市的溫度鑽進每個舒張的毛孔裡。他隨身攜帶筆記本,帶一隻鉛筆頭,情不自禁地塗鴉,寫詩作畫。紫金山抒情柔美的線條和中國山水畫的寫意性天然合拍。說是畫家們進山寫生作畫,其實山本身是畫,進山即是入畫。傅抱石名作《虎踞龍盤今勝昔》就是取材於紫金山,用獨特的抱石皴,表現紫金山峻拔與幽深。

紀太年第一次和南京結緣是三十多年前,那時他還小,第一次經過南京長江大橋,覺得這座橋像偉人一樣高大魁梧。他把鞋子脫下來,從北到南赤腳走完六公里,摸遍每個欄杆。在他眼中,南京也大氣如橋。

紀太年說,城市對藝術家的秉性特徵起到太大影響。在古往今來文人眾多的南京,安逸的,陰柔的,浪漫的……一切元素都能在這裡求得回聲。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採桑子35cm-47cm2022年

樓高百尺,風雨朝暮

紀太年最初理想是成為作家。念中學時他便經常發表各種小說、散文,是中學生十大校園詩人之一,全國各地的讀者給他寫信3000多封,他至今保留著讀者在信中夾雜的一朵玉蘭花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他預測出文學的“江河日下”,要重新設計自己的未來。迷茫的時候他整天泡在南京圖書館看各行各業的入門書尋找方向。如果放棄文學,自己還可以做什麼?他先想到做廣告寫文案,但這意味著純粹為甲方服務,會逐漸喪失自己的特色。後來無心在圖書館翻閱美術雜誌,不禁皺眉,發現很多文藝評論寫得真不怎麼樣,全是空泛的行業套話,像毫無生氣的八股文,他突然一拍大腿,這正是機會,我也可以寫!

他如飢似渴地閱讀老一輩評論家的文章。傅雷、老舍、朱自清、張恨水……細嚼慢嚥把每個人的文章格局理順,取其精華去其糟粕。久之,他的評論文章形成了自己的獨特格局。“文學佔三成,資訊佔三成,專業知識佔四成。”

大學畢業後紀太年也在南京做過幾年娛樂記者,那時他羞澀地向劉曉慶請求合影,面對鏡頭時他躲得遠遠的,劉曉慶用手把他拉到身邊,笑著說,“小夥子,沒見過世面嗎。”雖然年輕的他享受接觸明星的過程,但報社也經常換領導,懶於迎合不同人的口味,他又果斷選擇做獨立人。

很多家藝術機構和大學向他發出邀請,但他厭惡人際複雜的大組織,厭惡趨炎附勢的關係,只想做一個獨立的學者,在眾人忙於勾肩站隊的今天,他只做自己,獨立藝壇。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浪淘沙35cm-47cm2021年

作為藝術評論家,他的觀點犀利,敢於發聲。在他看來,“成名的藝術家,除了必備的藝術本身的價值,也是各種手段炒作的結果,沒有列外。”

紀太年承認自己有“那個年代走出來的人特有的野心和憧憬”。幾十年來,他的生活始終處於高強度狀態,不敢懶散懈怠,不敢讓人生有“積壓”,甚至“從十歲開始沒有星期天”。現在他依然高產,心情好的時候每天寫作近萬字。他從不用電腦,鋼筆摩擦在紙面上的聲音和他心底的節奏吻合,給他愜意感。

南京隨處都是他的創作室。他想鍛鍊自己的定力,就在嘈雜的餐廳點一杯可樂,坐在人群中寫作一下午。無論吃飯、車上、公園,他都能奮筆疾書。

但同樣能享受南京的愜意與悠閒。比如在梧桐樹下襬幾個小板凳,和朋友們打一下午摜蛋。比如約上三五好友唱卡啦OK,狂飆高音。

他為十九樓的住所起了一個堂號叫“詩畫堂”,上書一副對聯,上聯“樓高百尺風雨朝暮”,下聯“詩畫一堂上下古今”。

雅韻當如是。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醜奴兒66cm-57cm2022年

1。對於選擇棲居南京的人們,您想說什麼?

居住在南京的,無論男人還是女人,都應該有小資情調。喝的是秦淮河的水,爬的是紫金山,吃的是蟹黃湯包鹽水鴨,逛的是夫子廟莫愁湖,玩的是雲錦雨花臺,品的是蘇童傅抱石……在這樣的氛圍下生活,怎樣也要沾染文藝的露水,披上浪漫的霞光。

說說紀太年:獨立藝壇 跨界翹楚

浣溪紗詞意138cm-70cm2021年

2。每座城市都會有一個“圖騰”,比如外灘之於上海,湘江之於長沙,紫金山之於南京……您如何看待紫金山對南京的意義?

紫金山對於南京而言,不僅是地理概念的一座山,還承載著南京這座城市的歷史、文明、文化、藝術,是南京的圖騰象徵與精神支柱,是流淌在南京人身上的血液。

3。您的個人理想人居生活是怎樣的?實現的障礙是什麼?南京和紫金山能為這種理想帶來什麼?

房子不一定要雍容華貴,只要有山有水,有藝術浪漫抒情的氛圍。漫步其間,無拘無束,閒暇約下三五知己敞開心扉喝茶抒懷,日子在這樣充滿詩情畫意中優雅飄過,我們優雅老去。

最大的障礙是浮躁。有時聽慣掌聲,看慣鮮花,難免靜不下來。

依偎在紫金山下的南京文化氛圍極好,是我眼中的藝術之都。城市也瀰漫著慵懶與淡淡的頹廢感,小資情調濃郁,極其適合從事文學繪畫創作。(作者:曲偉偉)

Top